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一個村長的毀滅

 東方閃電  | 一個村長的毀滅
蘭玲
親愛的朋友們:
我叫蘭玲,是一名普通的農村婦女,接受全能神作工已有四年。在這四年中,蒙神的愛與憐憫使我這社會最底層的人得著神極大的救恩,懂得了在神話中活著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雖然我只有小學文化,不懂得高深的道理,可是因著神賜給人的真理,使我對人生有了更高的看見:人離開了神的祝福和拯救,就只能被撒但敗壞、吞吃,最終走向毀滅。感謝全能神拯救了我,使我得以活在神面前,得到神的看顧和保守,使我有了真正人的樣式。下面我想對你們講述一個令人心碎的故事,請大家看看今天若沒有神的拯救,人活在撒但權下會墮落到何種地步!
這件事就發生在我的身邊,是我親眼目睹的事實。
他叫高大全,一家四口人,有兩個女兒,家裡雖不富裕但也沒外債,日子也算和美。大全是個孝子,雖分家另過,也時常來看望父母。
2007年3月份,高大全被選為村長,他興奮極了。可父母有些擔心,不同意他幹,說這是得罪人的差事。可大全執意要當這個村長,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莊稼人,也已年邁,看著管不了,也就不管了。大全三十多歲,年輕氣盛,雖沒多少文化,但頭腦很精明,因平時愛打抱不平、愛交朋友,人緣挺好,老百姓挺擁護他。
大全自當上村長就開始忙,有九個小隊都歸他管,他把表哥也提上來當了片長和會計。表哥是個文化高、點子多,詭計多端的人。他們還把當地的混子拉上來當治保主任。大全自當上村長就開始拉關係,結交當地派出所、林業局和銀行裡的人。反正能用上的人都交了朋友,成了關係網。當百姓的補助款、污染補償費,還有土地補貼款等一筆筆錢匯集到村上時,大全等人的心開始動了,和表哥一夥商量後,開始請派出所、林業局、銀行等各部門職員一夥夥地吃飯,揮霍老百姓的錢,大把大把的錢從他們手裡揮之而去。大全又買了一輛豪華轎車,村裡村外的開車跑著。他們不但利用公款大吃大喝,還陪著公安局、林業局、銀行職員們逛舞廳、泡足療、遊山莊、找小姐……

88 重獲新生

東方閃電 |  88 重獲新生

黑龍江省 楊正
我出生在一個思想落後、生活貧窮的農村家庭,自小虛榮心、地位心就特別強。後來,隨著社會環境的薰陶與傳統文化的教育,各種撒但的生存法則被我接受到心裡,什麼「靠自己的雙手締造美麗的家園」「名流千古,流芳百世」「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出人頭地,做人上人」「光宗耀祖」等等,這些謬論更加助長了我的名利地位心,並逐漸成為我的生命,使我堅定地認為:人既然在世界上活著就得讓人高看,無論在哪個人群中都當有地位,都應該最出色,這樣活著才有人格、有尊嚴,這樣活一生才有價值。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我上小學時就勤學苦讀,不管颳風下雨還是身體得病難受,我從來都不缺課,就這樣日復一日總算熬到了初中。眼看離自己的夢想越來越近,我更不敢懈怠,常常告誡自己一定要有毅力,一定要在老師和同學面前好好表現。然而,就在這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那段時間,我們的班主任與校長之間的緋聞在學校裡傳得沸沸揚揚,老師、學生沒有不知道的。一天在課堂上,班主任問我們是否聽說了這件事,別的同學都說「沒聽說」,只有我老老實實地回答「聽說了」。從那以後,班主任就將我視為眼中釘,時常找各種藉口來刁難我、整治我,同學們也開始疏遠我、孤立我,肆意取笑、羞辱我,最後我實在忍受不了這種心靈上的折磨,只好退學了。我「出人頭地,做人上人」的夢想就這樣破滅了。想想以後日復一日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我心裡就有一種說不出的苦悶、壓抑:難道我的一生就要這樣碌碌無為地過下去嗎?沒有地位,沒有威望,沒有前程,這樣活著有什麼意義?那時我真的很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但又無力改變現狀。正當我活在痛苦絕望中不能自拔時,全能神拯救了我,將我心中已經熄滅的希望之火重新點燃,從此我開始了嶄新的人生。
1999年3月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聽到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知道神已道成肉身來到地上,親自發聲說話來帶領人,將人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讓人擺脫墮落痛苦的生活,活在新天新地裡。並且,在弟兄姊妹耐心、細緻的交通中,我聽到了許多前所未聞的真理,例如: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神道成肉身的奧祕,敗壞人類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受造之物該具備的理智是什麼,該如何敬拜造物的主,如何活出正常人性,什麼是真正的人生,等等,這些真理深深地吸引了我,使我認定這就是真神的作工。那天,弟兄姊妹還唱了一首生命經歷詩歌《憶苦思甜更愛神》:「實際神!求你聽我訴說,想起以往淚流滿面,心裡暗淡無亮光,以前的生活沒指望,人生的苦楚無處說,只有無奈地過生活,怎能不叫我心寒酸,怎能不叫我心寒酸。實際神!聽我說,想起以前心裡痛苦,都是魔鬼撒但害了我,使我敗壞又墮落。是你的話語照亮我,把我從黑暗中領出來,真神啊!真神啊!我從心裡愛上了你。」這首歌猶如一道光照亮了我黑暗已久的心靈,讓我情不自禁地淚流滿面,多年來深埋在心中的壓抑、委屈、愁苦好像一下子宣洩出來,感覺整個人輕鬆了許多。激動之餘,我更加感謝神在千萬人中揀選了我,讓我疲憊、憂傷的心靈找到了溫暖的港灣。從此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不再鬱鬱寡歡,不再心灰意冷,而是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讀神的話、聚會、交通真理上,每天過得充實而快樂。後來蒙神高抬,我盡上了傳福音的本分。因我比較熱心、積極,再加上有點素質,一段時間後工作果效很好,得到了福音小組負責人的好評,教會的弟兄姊妹也高看我,在傳福音上有不明白的事情都問我。不知不覺中我有些飄飄然起來,心想:自己在世上盼望了多年沒有得到的名譽、地位,今天在教會裡一下子得到了,我這個「英雄」終於找到「用武之地」了!看著自己如今的「成果」,我感到很滿足,從那以後更加努力地盡本分,無論遇到多大困難,我都盡全力去克服;無論教會安排我幹什麼,我也甘心順服並竭力去完成;有時因著沒有盡好本分受到教會帶領的修理對付,我心裡即使再難受,表面上從不為自己辯解表白。在這期間,我雖然受了不少苦,但只要能在弟兄姊妹中間有地位,能得到眾人的高看,我就覺得這樣的付出很值得。然而神鑒察人心肺腑,為了扭轉我錯謬的人生觀、價值觀,為了潔淨我信神、盡本分中的摻雜,神在我身上施下了刑罰審判與試煉熬煉。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經歷迫害微電影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東方閃電經歷迫害微電影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八歲那年,因著神的預定揀選,他成了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小基督徒。幼小的他,在神愛的沐浴下健康快樂地成長……隨著年齡的增長,他明白的真理也越來越多,並開始和弟兄姊妹一起操練盡受造之物本分。

沒想到,2009年3月5日晚,在傳福音回家的途中他遭到了中共政府的非法抓捕。面對一名年僅十七歲的未成年人,滅絕人性的中共惡警毫不留情地對他瘋狂毒打,電棍電擊其下巴、雙手和下體,還唆使犯人折磨他……眼前的一幕幕事實,讓他徹底看清了自己心目中的「警察叔叔」竟是一夥喪盡天良的豺狼野獸!他雖身陷魔窟,但神話語的開啟引導使他得到了極大的信心和力量,有了受盡一切苦也要為神站住見證的信心與決心。一年的黑暗牢獄生活,使他的生命成熟了許多,由一個稚嫩無知的孩子變成一個會體貼、安慰神心的基督精兵!

文章來源:經歷迫害微電影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更多推薦:
認識全能神教會

經歷迫害微電影《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東方閃電經歷迫害微電影《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他是一名普通的基督徒,在追隨耶穌基督的歲月裡,遭到中共政府的限制、逼迫。後來他有幸接受了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卻遭到中國政府更為殘酷的迫害。中共爪牙為逼其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將其吊在樹上三天三夜,並將大量螞蟻放在他身上,那種萬蟻噬骨的滋味使他生不如死,就在他奄奄一息即將支撐不住的時候,他向神禱告求神取走他的靈魂,下定決心寧死也絕不背叛神......神蹟真的發生了,他的靈魂超脫了肉體,被帶入一個絕美的境界裡遨遊了一番,當看到天地萬物都在讚美全能神時,他內心無比喜樂,早已感受不到肉體的痛苦......在撒但的酷刑折磨下,是神的話語一次次加給他力量、堅固他的信心,使他從死裡復活,在黑暗權勢的壓迫下奮起,作出了剛強響亮的見證!
文章來源:經歷迫害微電影《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更多推薦:
認識全能神教會
全能神教會 福音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到底是誰在殘害人、是誰在拯救人

 東方閃電到底是誰在殘害人、是誰在拯救

福建省 許晴
在學校裡,書本上提及當今的中國總是冠上繁華、現代、高科技等美名,又常常提及雷鋒、孔繁森等共產黨員怎麼為人民服務,天真、幼稚、無知的我在這些謊言的蒙蔽下認為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美好,盼望著能早日出去看看。但在我跨出校園後,才發現大紅龍掌控下的真實世界是如此這般的邪惡、污穢、黑暗與不可生存。
16歲時由於父親生意虧本,我就從學校出來到一家酒店當收銀員,在這裡我看到了讓我難以接受的現實生活中黑暗的一幕幕。我曾經特別崇拜的「警察叔叔」居然在這裡公開叫小姐陪坐,還有銀行行長、職員、村長、村幹部、工商局、稅務局、建設局的經理等等幾乎所有的公務員都是如此的淫亂、敗壞。他們大多數都是公款報銷,並用公款給情人買這買那,公車私用;每當他們的妻子打電話來時,他們都是習慣性地把音響關小聲點兒,並謊稱在外面吃飯、喝茶、應酬,一點兒也不覺得愧疚;大紅龍鼓吹的邪說謬論「一個男人沒有三妻四妾不是個男人」「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卻萬萬不能」「有錢能使鬼推磨」在我們酒店裡盛行,到我們酒店沒有叫坐台小姐的就被小姐罵是「白痴」,在這個社會,老實、憨厚的人根本吃不開。酒店裡的許多女同事都讓別人給包養起來,她們還以此為資本而驕傲;在酒店的婚禮上司儀公然宣揚「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公開鼓動人在外找情人等等。更有甚者,在廈門市杏林區有一個杏林村,像舊社會的皇室家庭一樣,這個村裡的人大多數都是暴發戶,他們鼓吹「男人在外面有再多的小老婆也沒有用,有本事就把老二、老三、老四全部娶回家來住同一棟房子,這才是真正有能耐的男人」。他們仗著有錢、有勢沒有一點王法,公然把小老婆都帶回家生兒育女,和大老婆在一起生活,卻沒有哪個部門前來問津。如今這個世界早已邪惡成風、破爛不堪,人都活在醉生夢死之中,追求物質享受、榮華富貴,吃、喝、嫖、賭、貪污、養「小三」、傍大款已成為時代潮流,並被世人列為正面事物,以此作為衡量人是否成功的標準。正如上面的交通所說:「隨著人類的敗壞越來越深,世界的潮流也越來越邪惡,世風日下、道德下滑、人心險惡成了必然趨勢。在世界潮流裡,正面的東西越來越少,邪惡的事物越來越佔主導地位。因為充當世界主流的各方面人物都是不認識神的屬撒但的人,他們都是抵擋神、否認神的,他們掌控了世界的潮流,導致世界越來越黑暗,時代越來越邪惡,簡直就是個群魔亂舞的時代。」而大紅龍的黑暗統治就是這一切禍患的總根源,因為這些潮流都是大紅龍引領、提倡的,大紅龍到處搶男霸女,在政府機構裡,女下屬要是敢抗拒領導的調戲或上床要求,那就要穿小鞋,甚至被逐出去。大紅龍官員到一個地方,要是底下的人沒給它們找女人鐵定要丟烏紗帽,把它們侍候得舒舒服服的,那後面事情就好辦了。如今大紅龍到處大興紅燈區,街頭巷尾滿了淫亂之所,就連農村都淫亂成風,大紅龍還冠冕堂皇、厚顏無恥地說這樣可以帶動經濟發展。更甚的是,大紅龍還鼓勵女人做「二奶」,甚至招收中學生、中專生開辦「二奶學校」,專門為領導服務。在大紅龍的邪惡統治之下,如今電視裡、街道上、人群中到處都是不堪入目的淫穢畫面,邪惡之風席捲整個中華大陸,以至於家破人亡的慘劇比比皆是。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神要恢復創世之態 讚美合唱 第十三輯 揭開聖經中的奧祕 【舞台劇】


 東方閃電 神要恢復創世之態 讚美合唱 第十三輯 揭開中的奧祕 【舞台劇】

人都恢復了原有的聖潔
伴唱:啦……啦……啦……啦……
1 在這歡騰之際,在這歡呼之時(嘟吧嘟吧),神的公義、聖潔遍及全宇上下(吧啦吧吧),在所有的人中間頌揚不息(嘟吧吧啦吧吧)。天上的城在歡笑(嘟吧嘟吧),地上的國在歡舞(吧吧吧),在此之時,有誰不在慶幸?有誰又不在落淚呢?(嘟吧吧啦吧吧)地本是屬於天,而天又聯於地,人是天與地相聯的紐帶,因著人的聖潔,因著人的更新,天不再向地隱藏,地不再向天靜默(嗒啦嗒啦嗒……喔)。人的臉上都掛著掛著欣慰的笑容,人的心裡都隱含著無窮無盡的甘甜,無窮無盡的甘甜(嗒啦……嗒啦嗒嗒嗒啦嗒),人與人並不爭吵(嘣),並不廝打(嘣),有誰不在神的光中和平相處?有誰在神的日子而羞辱神名?
2 人都在向神投來敬畏的目光(嘟吧嘟吧),心中都暗自呼求神(吧啦吧吧),神也曾鑒察人的所有舉動(嘟吧吧啦吧吧),在被潔淨的人中間(嘟吧嘟吧),不曾有人悖逆神(吧啦吧吧),不曾有人論斷神,在所有的人中間貫穿著神的性情(嗒啦……嗒啦嗒嗒嗒啦嗒)。人人都在認識神,人人都在親近神,人人都在仰慕神,人人都在仰慕神(吧吧啦吧吧),神在人的靈中站立住(吧吧啦吧吧),在人的眼中升為至高,在人的血液之中流通。地面上(吶),到處洋溢著(吶)人心中的喜悅之氣,喜悅之氣(吶),空氣新鮮(吶),不再是迷霧遍地(吶),而是陽光燦爛,陽光燦爛。空氣新鮮(吶),不再是迷霧遍地(吶),而是陽光燦爛,陽光燦爛。
伴唱: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八篇說話》 人都活在了神的光中 地面上(喔)到處洋溢著(喔)人心中的喜悅之氣(嗬)喜悅之氣(喔),空氣新鮮(喔),不再是迷霧遍地(喔),而是陽光燦爛,陽光燦爛。
在這歡騰之際,在這歡呼之時,神的公義、神的聖潔(嗬)遍及全宇上下(喔),在所有人中間(所有人中間)頌揚不息(頌揚不息),在所有的人中間頌揚不息(啊哈)。天上的城在歡笑,地上的國在歡舞,在此之時,有誰不在慶幸?有誰又不在落淚呢?(咿耶)地本是屬於天,而天又聯於地(嗬),人是天與地相聯的紐帶(哈),因著人的聖潔,因著人的更新,天不再向地隱藏,地不再向天靜默。人的臉上都掛著欣慰的笑容,掛著欣慰的笑容,人的心裡都隱含著(隱含著)無窮無盡的甘甜(無窮無盡的甘甜),人與人並不爭吵,並不廝打(並不廝打),有誰不在神的光中和平相處?有誰在神的日子而羞辱神名?(咿呀)地本是屬於天,而天又聯於地(嗬),人是天與地相聯的紐帶(哈),因著人的聖潔,因著人的更新,天不再向地隱藏,地不再向天靜默。人的臉上都掛著欣慰的笑容,掛著欣慰的笑容。
地面上(喔)到處洋溢著(喔),人心中的喜悅之氣(嗬)喜悅之氣(喔),空氣新鮮(喔),不再是迷霧遍地(喔),而是陽光燦爛,陽光燦爛。地面上,到處洋溢著人心中的喜悅之氣,喜悅之氣,空氣新鮮,不再是迷霧遍地,而是陽光燦爛,陽光燦爛,而是陽光燦爛,陽光陽光燦爛。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地面上,到處洋溢著人心中的喜悅之氣,喜悅之氣,空氣新鮮,不再是迷霧遍地,而是陽光燦爛,陽光燦爛。空氣新鮮,不再是迷霧遍地,而是陽光燦爛,陽光燦爛,陽光燦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八篇說話》

文章來源: 神要恢復創世之態 讚美合唱 第十三輯 揭開聖經中的奧祕 【舞台劇】
更多推薦:
認識全能神教會
全能神教會 福音

全能神的作工使我們夫妻走上了共同的道路

東方閃電| 全能神的作工使我們夫妻走上了共同的道路

河南省 劉學
1991年,因飽受家庭矛盾的苦害,我和丈夫一同信了耶穌。從此我們不再爭吵,一起查經聚會,甚是熱心。不久丈夫走出了「三自」教會進入「恢復流」,丈夫的走我當時並不介意,認為只要信的是一位神,不在一個教派也無所謂。
到了1995年,丈夫開始千方百計地勸我進「恢復流」,我不去他就不高興,後來他又讓帶領和同工來勸我,可他們講的不能讓我服氣,我就仍守在「三自」。每次丈夫帶著同工在樓上聚會,我不參加;「三自」的弟兄姊妹來我家聚會,丈夫也不搭理;日常生活中我賣玻璃鏡框,丈夫製作他的美術版面,我們各做各的生意,各記各的賬,各掙各的錢;自己做飯自己吃,一家人過著兩家人的日子。1997年春,我乾脆把家搬到另外一個地方,並對11歲的兒子說:「以後不准你爸再進這個家,誰要問你爸幹啥去了,你就說他死了!」面對教派的不合,家庭的對立,我痛苦極了。而這時我們「三自」教堂信主幾十年的長老和帶領竟也如世人一樣,當眾互相諷刺挖苦,拉幫結夥、搞起了嫉妒紛爭。鑒於此我只能來在主面前流淚地禱告:「主啊!為什麼同是信你的卻要分成那麼多派,並且同一派別的也不能相合,這是怎麼回事呢?主啊!什麼時候教派才能合一?什麼時候我們夫妻二人才能走到一起同心合意地事奉你呢?……」後來,為了尋求合一的道,我就到「因信稱義」、「重生派」、「一次得救」、「讚美派」等派別去走訪,結果看到的都是他們在標榜自己教派最合神心意的同時本派人之間又都明爭暗鬥,互相排擠。轉了一圈,我連原有的信心也失去了。每當夜深人靜時,回憶自己幾年的信神生涯,卻落到這般境地,不禁潸然淚下,絕望中已不知以後的路該怎麼走下去了。
感謝神眷顧了我這個在黑暗中苦苦掙扎的人。一天晚上,丈夫突然來找我,並笑著跟我說話,可我對他的恨卻絲毫未減,一個勁地攆他走。他看我又要發脾氣,就不再說話了。第二天晚上,他心平氣和地說:「咱們二人雖然歸向了主,但這麼多年來,一直持守各自的教義,不能達到同心合意,一直在僵持、冷戰中過日子,都是因為我們不明白神的心意。耶穌在世時,只有一個教派,為什麼今天這麼多教派?且都說自己信的最對,那主來的時候會降在哪個教派呢?若是降在其中任意一個教派裡,那對別人來說不是太不公平了嗎?」丈夫的一席話大大出乎我的意料,這麼現實而尖銳的問題能從他的口中客觀地談出來,是我想不到的,這不正是積壓在我心頭多年的不解之謎嗎?我被他談的話吸引了。只聽他接著說:「其實凡是在耶穌名下的,無論哪一個教派,仰望的都是耶穌的十字架救恩,實行的都是受浸、掰餅、謙卑、忍耐、包容、愛心……所走的路都是耶穌開闢出來的。這一點都是對的,但又因各個派別的教主從聖經中看見的不同,認識領受的不同,從而制定出大同小異的教義,有的看重因信稱義的真理;有的強調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說法;有的主張擊鼓跳舞讚美神;有的強調重生、認罪、悔改;有的說要順服權柄;有的還在守律法……形形色色。其實各個派別的許多說法都是人的想像、觀念,是對聖經斷章取義的認識,只能在本派別中通行,根本不能使別的教派中的弟兄姊妹心服口服,所以各宗各派的人都說自己持守的是真理,卻不能作合一的工作,因為各個派別的教主或統領只是一個人而不是神,只有神自己才能作合一的工作。」丈夫的交通使我心服口服,這才是最純正的真理。我不由得問道:「神怎麼作合一的工作?」丈夫高興地說:「現在已是末世,神已重返肉身,發聲說話,將他的心意向人表明,並將他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向人打開,用真理把各宗各派中真心愛神的弟兄姊妹帶到神的面前,所有聽見神末世親口發聲的弟兄姊妹都要從不同教派中走出來與神相合,這就是神末世作的合一工作,這也正如經上說:『……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裡面同歸於一。』(弗1:10)神末世的合一工作,也應驗了以賽亞書先知的預言:『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賽2:2-4)現在神末世的作工已經使各宗各派中的許多弟兄姊妹合在了一起,我也跟上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這次回來,就是特意告訴你這個大好的喜訊的。」
說著,丈夫拿出一本書說:「這就是全能神的親口發聲,我們看看吧!」接著我們共同吃喝了神話:「不管你是哪個教派的最終都得歸服在神的權下,這工作只有神自己能作,這是任何一個教主都作不了的工作。世界雖然分為幾大派別,各個派別都有教主、都有統領,跟隨的人也分布於地球表面的不同國家,分布於不同區域,在同一個國家中就有不同的幾種派別,幾乎每一個國家都是如此,不管是大國還是小國,但不管世界各地的派別有多少種,歸根結底,全宇之下的人都是隨著一位神的帶領而生存的,並非是派別的教主或是統領帶領其生存下來的。也就是說,帶領人類的不是某個教主或統領,而是造了天地、造了萬物又造了人類的造物的主在帶領著全人類,這是事實。儘管世界有幾大宗派,但不管宗派有多大都是在造物主的權下生存的,任何一個宗派都跳不出這個範圍。人類的發展、社會的更替、自然科學的發達都離不開造物主的安排,這些工作並不是某一個教主能做到的。教主只是某一個宗派的統領,並不能代表神,並不代表是創造天地萬物的,教主可以統領整個教派的所有人士,但並不能統領天下所有的受造之物,這是人人皆知的事實。教主只能是一個統領,不能與神(造物的主)平起平坐,萬物都在造物主的手中,到最終也都得歸在造物主的手中,人類本是神造的,不管是什麼教派都得歸在神的權下,這是必然趨勢。」我靜靜地聽著神的話語,一股暖流湧上心頭,這的確就是神的發聲,神真的回來了。我默默地禱告:「全能神啊,你太知道人的需要了,我盼望合一,可就連我們夫妻都不能合一,何況各宗各派呢?只有你才能作合一的工作,任何人也替代不了。神啊!你太可愛了!從此,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都將歸服在你的權下,和睦相處,彼此不再有隔閡,不再有紛爭……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望著興高采烈的丈夫,我一肚子的怨言也煙消雲散。想想我對他的態度,心中非常地歉疚,這麼多年來,他的日子也不好過,可他卻不與我計較,仍將神末世作工的喜訊告訴我。我激動地對兒子說:「以後不要再怪你爸了,我也要接受神新的工作。」聽了我的話,兒子笑了,我們夫妻二人也會心地笑了。
從那以後,丈夫像換了個人似的,整天樂呵呵的。每當弟兄姊妹來我家時,他總是主動地買菜、做飯。我們在一起共同禱告,吃喝神話,交通對神話的認識,他還教我學唱新歌,藉著吃喝神話,我也明白了更多的真理,明白了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於是我和丈夫共同加入了傳神末世福音的行列。有一次,丈夫騎自行車帶著我去給「三自」的一位長老傳福音,那位長老很驚訝地說:「看來這真是神作的合一的工作,不然你根本不會坐他的自行車。」最後那位長老也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如今,看到在全能神愛的大家庭裡有「恢復流」、「因信稱義」、「讚美派」、「生命道」、「一次得救」、「安息日」、「三班僕人派」……弟兄姊妹摒棄了以往的觀念、成見在一起吃喝享受神的話語,互相取長補短,和諧地配搭在一起,同心合意盡本分。看到弟兄姊妹共同經歷神作工的場面,我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是全能神作的合一工作使我們夫妻破鏡重圓,將分散了這麼久的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團聚在一起。感謝全能神!願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的獨一真神!
文章來源:全能神的作工使我們夫妻走上了共同的道路
更多推薦:
認識全能神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