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6日 星期二

震驚中外:中共公審一夥精神病患者 | 全能神教會-繁體中文博客

震驚中外:中共公審一夥精神病患者

真是不審不知道,一審嚇一跳!原來張立冬等人是一夥精神病患者。
案犯呂迎春庭審中描述:「張航找那女的要(手機號),那女的不給她。當時我反應過來,原來一直有『惡靈』在攻擊我們、吸我們,使我們感覺軟弱無力。我們倆都認出她是『惡靈』,就用話語詛咒她,她不但不聽,反而攻勢更強。我們看到在她身上的氣,圍繞後背和肚子一圈一圈遊走,肚子脹起來,我們的靈感受到她的吸力越來越強,攻擊越來越強,我身上越來越軟弱無力。」「我認識全能神,是1998年12月。我從小就知道我是神自己。」
案犯張帆描述:「我們共同發現了神的旨意,我媽是『邪靈』,是『惡靈之王』,對我們是在『邪靈』做功,我見面之後就會殺了我媽。知道我媽是『邪靈』後,我當時很氣憤,恨不得她粉身碎骨,上天會按照我的咒語懲罰她的,我會當面揭露她,但不會用武力對抗她。」「第二天我叫我爸把他過去的情人張巧聯叫來,讓他們一起生活。我覺得他們倆才是夫妻,呂迎春給他倆起了新靈名,我爸叫亞當,張巧聯叫夏娃。」「在全能神組織裡,我和呂迎春職務最高,我們都是『神自己』,我父親、妹妹、弟弟、張巧聯都屬於『祭司長』。我目前認為,只有我跟我父親、弟弟、妹妹、呂迎春、張巧聯是真正的『全能神』信徒。2010年時,我是全能神的『長子』。今年5月,因為我獲得從天而來的『權柄』以殺滅邪靈,成為『神自己』。『神自己』就是說我的本質就是神。呂迎春的本質也是神,我跟呂迎春的關係就是兩個身體一個靈魂,我們兩個就是彼此的分身。」「我十歲的時候就有一次感覺我是神。」她還說她看到被害人身上有異常的氣流在鼓動,感覺有一股超自然的力量在襲擊她們,就認定對方是惡魔、是惡靈。
案犯張立冬描述:「呂迎春突然覺得不舒服,於是問『路易(狗的名字)在哪?』我覺得是狗在作崇,張帆在沙發的茶几下找到路易,就提著狗的尾巴往外走,把狗摔在門口樓道地上,當時路易就不會跑了,在地上爬。張帆拿著拖把往狗身上打,把拖把都打斷了。打了一會兒,狗不動了,但張帆說『牠的尾巴還在動』,我就上前,用腳朝狗的頭上踹,踹了一會兒,牠流了很多血,估計死了,就提著牠的尾巴,扔到樓外垃圾桶了。」「惡魔、邪靈,下無底深坑吧,去死吧。」「麥當勞餐廳命案前的幾天,張帆和呂迎春多次說起過她們要離地(神的本體回到天上)了,叫我們大膽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給有感覺的人,等她們離地後,由我們帶領這些人接受神靈的引導。」
從以上這些人的表述中看到:他們所說的話前言不搭後語,缺乏邏輯又荒誕不經,純屬是精神病患者在胡說八道。精神病患者胡說八道、顛來倒去的話我們能相信嗎?我們如果相信這些話,那我們不跟他們一樣精神不正常了嗎?現在大街上瘋子多的是,假如我們遇到瘋子,瘋子說他是國家總書記,是省長,我們會相信他的話,並把他當作國家總書記或省長對待嗎?瘋子說什麼話的都有,一會兒說自己是玉皇大帝,一會兒說自己是關公,一會說自己是觀世音娘娘,根本沒準兒。我們聽了只能一笑了之。精神病患者的話還能當呈堂證供嗎?法院如果相信這夥瘋子的話,那法院不成了瘋人院?法官及庭審人員不都個個精神不正常了嗎?中共拿一夥精神病患者的話大做文章,導演出這麼一齣鬧劇,真是比瘋子還瘋子!中共的確夠「邪」、夠荒唐!
把精神病患者拿出來公審,真是古今中外罕見。國外發生瘋子殺人事件都是直接把犯人送進精神病院醫治或監禁。簡單舉兩個例子:如1981年精神分裂症患者約翰-欣克利開槍擊傷美國總統里根,最終他獲得了無罪裁決,這甚至讓他本人都頗覺意外(不過他至今仍被關在精神病院)。還有2013年12月4日英國《衛報》網站報道,英國某精神健康中心一個患偏執型精神分裂症的男子,在出逃後不久將其室友斬首,遭逮捕後被判以終身監禁。
而中共呢,竟然把精神病患者拿出來公審,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原因很簡單,因為全能神的福音已向各國各方大擴展,在國外新聞媒體、視頻網絡都刊登了全能神的話和因信全能神受中共迫害的基督徒的文章、視頻。「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這一重大新聞在全世界爆炸開了,同時也把中共抵擋真神,迫害基督徒的罪證完全曝光了。你說中共能不氣急敗壞嗎?中共正值內憂外患、政權岌岌可危之際,為了維護它的政權,中共不惜花大心思公審一夥精神病患者,利用一夥精神病來抹黑全能神教會,可見它已經走投無路了。這正應驗西方一句名言:上帝讓他亡,必先讓他狂。中共的末日到了!
中國 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