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

東方閃電|失去地位之後……

河南省焦作市 慧敏
每當我看到或聽到有的人被換下來就消極、軟弱、鬧情緒不想跟時就小看他們。心想:在教會裡只不過是盡的功用不同,也沒有高低貴賤之分,都是受造之物,有什麼可消極的。因此不管是讓我帶新人,還是做小區帶領,我都一直認為自己不注重地位,沒有地位之心。可萬萬沒想到當我被換下來時卻醜態百出……

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

東方閃電|《霎時的改變》聰明童女的被提之路






       蘇明月是中國大陸某家庭教會的講道人。多年來,她虔誠事奉主,堅持為主作工講道,對教會工作滿有負擔。她根據聖經中保羅的話,認為信主已經因信稱義,蒙恩得救,雖然還能常常犯罪,但主已經赦免了人的罪,主來時就會霎時將人改變形象成為聖潔,提接信徒進天國。然而,近年來教會越來越荒涼,信徒普遍消極軟弱,信心、愛心都冷淡了,有的同工根據主耶穌的話「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對「主來時人會霎時改變形象被提進天國」產生質疑,認為人信主後還能常常說謊犯罪,遠遠沒達到聖潔,根本不是遵行神旨意的人,主來時怎麼能被提進天國呢?經過交通辯論,蘇明月感覺保羅說的主來霎時將人改變這話和主耶穌的話的確有些矛盾,到底哪個觀點正確呢?蘇明月心裡矛盾,產生困惑。為了尋找有聖靈作工的教會,解決現實的困惑,免得被主撇棄,蘇明月決定考察「東方閃電」,通過與全能神教會見證人的交通辯論,蘇明月等人終於明白了進天國的唯一途徑……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

東方閃電|看清自己的真面目

江蘇省徐州市 小小
因教會工作需要,我被調到另一地方盡本分。當時,那個地方的福音工作正處在低潮,弟兄姊妹的情形普遍不好,但因著聖靈的感動,我還是滿懷信心地接受了這一託付。在接受託付之後,我覺得自己滿有負擔、滿有開啟,甚至還覺得自己挺有魄力的,認為自己還行,能作好這個工作。實際上當時我對聖靈的作工、對自己的本性沒有絲毫的認識,完全活在了自我滿足裡,活在了自我欣賞之中。

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讚美詩歌《神啊 我天天思念你》




神啊 我天天思念

失去神的時候,就像浮萍漂流無依,
沒有神你與我同在人生變得多空虛。
不是所有的言語能夠讓我讓我喚回你,
在我心裡不能忘記你,含著滿眶的淚滴。
思念你,思念你,在我心裡告訴你,
我心天天在盼望著你,我心時時想念著你,
啊!我心在愛著你,直到用愛把你喚回來,
直到用愛把你喚回來。
失去神的時候,就像浮萍漂流無依,
沒有神你與我同在人生變得多空虛。
不是所有的言語能夠讓我讓我喚回你,
在我心裡不能忘記你,含著滿眶的淚滴。
思念你,思念你,在我心裡告訴你,
我心天天在盼望著你,我心時時想念著你,
啊!我心在愛著你,直到用愛把你喚回來,
直到用愛把你喚回來,直到用愛把你喚回來。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東方閃電|迷途知返|基督台前的審判

安徽省宣州市 曉兵
你今天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保護你自身的,你應明知,免得陷入試探中難以自拔,誤入迷霧之中再也找不著日頭……」每當唱起《貪享肉體安逸會斷送你的前途》這首神話語詩歌,我就會想起自己那試探神、背叛神的一幕幕,心中就懊悔不已,但又感激不盡。
1997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不久我便大發熱心投身於傳福音的工作當中,並在神前立下心志:不受任何轄制為神花費,滿足神心。但隨著神作工的轉變,當神作的不合我觀念,我的慾望沒得到滿足時,我對神的「忠心」便隨之消失得無影無蹤,背叛神的本性也暴露在光中。

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讚美詩歌《實際的神 我心屬於你》





實際的神 我心屬於你


是誰的話語最甘甜?滋潤了我的心靈。
是誰的愛情最美麗?奪去了我的心。
是誰的作工最奇妙?潔淨了人的敗壞。
是誰給了我大救恩?把我帶到寶座前。
實際的神啊我的良人,你住在我心裡,
實際的神啊我的良人,我心屬於你。
是誰給了我真正人生?重見了光明。
誰是我最可愛的人?使我常思念。
實際的神啊我的良人,你住在我心裡,
實際的神啊我的良人,我心屬於你。

2017年7月30日 星期日

東方閃電 | 我蒙了全能神的極大拯救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信徒,我的婆婆也曾是教會的講道人。1997年冬天,有人到我們這裡傳全能神 末世作工。在此之前,我就聽到很多有關對神末世作工的各種謠言:誰若不信就挖誰的眼睛,扔在山洞裡,割掉耳朵等等恐嚇人的話,雖然我沒有聽過末世福音,但這些謠言、毀謗、捏造的話卻在我心裡扎下了根。傳福音的弟兄姊妹一跨進我家的大門,我就以敵視的態度對待他們,並將他們趕出家門。教會帶領還特別提醒我:「小心他們把你拉跑了,一旦出去就回不來了,不信神也比信這道強。」當時,作為帶領重點培養對象的我,非常感激帶領對我的關心,每次的同工會我都積極參加,爭取為主多作工。在教會裡我也採取緊急措施,不讓弟兄姊妹接待傳全能神的人,並說誰若接待他們,就在他們的惡行上有份。後來,到我家來傳的人越來越多,但我從不把他們放在眼裡,更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就這樣,我一次又一次地拒絕了神對我的拯救。儘管我和帶領到處奔跑嚴加封鎖教會,但還是有很多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而我們的教會卻越來越荒涼,弟兄姊妹信心、愛心漸漸冷淡,甚至我也「辜負」了帶領對我的「培養」,投身於花花世界中想當個「暴發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