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東方閃電|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由抵擋到接受的過程
我原是華雪和派的一名工人。98年12月2日,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從此,我才知道神的作工是一直向前發展的,明白了神在律法時代的作工內幕與作工果效,也知道了恩典時代耶穌救贖了全人類,以至於人都從十字架上被救贖了下來,更知道了神在前兩步工作的基礎上又開闢了新時代——話語時代。神藉著說話來揭示審判人,最終徹底將人征服,人都達到聽話、順服,與神同心合意,成為神在地上的彰顯,成為神打敗撒但的證據,成為能見證神作為的一班人,這班人就是聖經啟示錄中所說的「十四萬四千得勝者」。

97年9月,原派別的一個帶領對我說:「現在要小心,又冒出個『東方閃電』收割派,厲害得很,一沾邊就跑不掉,咱可不讓他們收割,他們不是從門裡進來的,是強盜,和咱信的不一樣,不認識的人一律不准接待,若有傳道的人來,就說啥也不信,不提信神的事,免得受他們的迷惑。」他還說:「進到那派別裡就出不來了,若想出來就剜你的眼睛、割你的鼻子、打斷你的腿,他們盡是搞淫亂的,咱這裡的人誰若進那派別裡,再回來也不要了。神先拔稗子,看看誰先被拔出去,被拔出去的都是沒有分辨的。」我聽了他的一番話就當場表態:「外邊來的人我一律不接待,不行的話,來了我就把他打出去,免得受他們的迷惑。」這個帶領又說:「他們純屬騙子,吃飯要求六個盤以上,喝酒每瓶要十塊錢以上的,吸煙是每盒五塊錢以上的。」這些話都深深地記在我心裡。
沒過幾天,就有一位弟兄來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我二話沒說就把他往外推,不讓他談。傳福音的弟兄說:「咱們談談神的心意與聖靈作工的趨勢。」我張口便說:「談什麼,我什麼都不信,我看你是吃飽撐的沒事幹,不務正業,快走!」之後,「砰」的一聲關上了大門。那位弟兄在門外站了近半個小時才走,我女兒從外面回來說:「爸,那個人哭了。」聽後,我沒有一絲感動,反而說:「他來拉咱們的生命來了,沒打他就不錯了,再來非給他點『顏色』讓他看看!」又過了幾天,又來了一位年齡比我稍大的弟兄,見我後,他喊了一聲:「弟兄!」「誰是你弟兄,少來這一套!別來引誘我!」他又說:「聖經上記著:『你們要樂意接待遠方的人,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接待你們?接待要飯的都不接待你,你給我滾出去!再不走,我扇你!」他剛想進屋,我走過去照他臉就是一記耳光,那位弟兄不惱不怒仍是奉勸:「兄弟,這麼做不合適吧?」「不合適?合適得很,對待你們不能手軟!」隨後我讓妻子把他推出了門。我站在院裡向外偷看,我看見他眼含著淚無奈地走了,我心中洋洋得意:你自找沒趣,活該!再來一百趟,我也不信你們傳的道、不上你們的船!三天後,又來兩位姊妹,一到我家就喊我妻子「姐」,開始我以為是她娘家那邊的親戚,誰知說到最後還是傳「東方閃電」的,還說我們信的華老師是人不是神。我揮著手不耐煩地說:「你們快走,我信的是人也好,是神也好,我就信我們的父阿爸,你們傳的道再真我就是不信。」因她們是姊妹我沒法趕她們走,就把狗放開咬她們,以往我家的狗咬陌生人咬得特別凶,奇怪的是,這次卻不咬她倆。看到這個場面,我沒辦法了,於是就對妻子說:「她們不走,咱們走,叫她們站在這兒自找沒趣吧!」這是我第三次拒絕神的拯救,但神的大愛一直沒離開我。過了一個星期,原派別的一個同工來到我家說:「咱們這上面的工人作工回家時,每人買一套西服、一個提包,並且還買大塊的牛肉、羊頭肉、羊肚子,一個人花二百多元。」聽到這話我心裡就犯嘀咕:這樣的做法不是偷吃祭物嗎?他又問我:「你家來沒來過傳道的?」我還炫耀說:「來過!我都把他們打走了,我聽的是上面的安排,一個我也沒接待!」同工又說:「我家也去了幾個傳道的人,看著他們的行為可比咱們這些人強多了,人家有忍耐、有謙卑,講的也是個理,比咱的道高,他們能講出奧祕的事,你看聖經啟示錄五章說:『天上、地下、地底下沒有能展開那書卷的……惟有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這就是說只有神自己能揭開,咱的華老師可沒作什麼新工作呀?咱們得尋求呀,不妨去聽聽,若是真道就信,不是真道還守華老師傳的,你看如何?」我抱著試試的態度,勉強答應了,但心裡怕自己受迷惑不踏實。
98年12月2日,是我終生最難忘的日子。這位同工一大早便來喊我:「現在連我加上你共十二個人願意聽,人快到齊了,走吧!」我也不好意思不去,就跟著他去了。到他家後,我看到傳福音的人都言談舉止大大方方,還非常有禮貌,而我們派別的人則坐沒有坐相還都抽煙。傳福音的弟兄說:「現在是末世,神作的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惡歸惡,義歸義,跟上羔羊腳蹤的稱義,跟不上的都是惡人,你看洪水滅世時凡上船的都活,不上去的都死;律法時代守住律法的活,守不住的都死在律法之下;恩典時代神作一步釘十字架救贖的工作,信的稱義,不信的罪已經定了;國度時代神作的是發表話語的工作,審判潔淨人的工作跟上的都活,跟不上的都死,就是無論羔羊往哪裡去我們都要跟上。所以我們不能注重神蹟奇事!馬太福音24章記載:『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我問那弟兄:「神為什麼這麼多名呢?」弟兄打開神話語書讀道:「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並沒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祕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並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並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若是末世的救世主降臨,仍叫耶穌,而且仍然生在猶太、作工在猶太,那就證明我只造了以色列人,只是救贖以色列人,與外邦無關,這樣作豈不是與我所說的『我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這話而相矛盾嗎?我之所以從猶太退出,而且作工在外邦,是因為我並不僅僅是以色列人的神,而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我之所以在末世顯現外邦,是因為我不僅是耶和華——以色列人的神,更是外邦中所有我的選民的造物的主。」我們聽了神話都連連點頭。我接著問:「聖父、聖子、聖靈是怎麼解釋?」弟兄就給我們讀了《三位一體的神存在嗎?》這篇神話,神說:「聖父、聖子、聖靈,這個說法最謬!這麼一說就把神給分開了,被切成三瓣的神都各有各的地位,各有各的靈,還能是一位靈,還能是一位神嗎?你說創造天地萬物是聖父造的,是聖子造的,還是聖靈造的?有人說,是他們共同造的。那救贖人類是聖靈救贖的、聖子救贖的,還是聖父救贖的?有人說,是聖子救贖的人類。那聖子的實質又是誰?不是神的靈道成的肉身嗎?肉身稱天上的神為父是站在一個受造的人的角度上說的,你不知道耶穌是聖靈感孕嗎?他裡面是聖靈,不管你怎麼說,他仍是與天上的神是一位,因為他是神的靈道成的肉身。根本沒什麼聖子的說法,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都是神自己作的工作,也就是神的靈作的工作。神的靈是誰?不就是聖靈嗎?在耶穌身上作工的不是聖靈嗎?若不是聖靈(也就是神的靈)作工,那他所作的工作能代表神自己嗎?耶穌當時禱告時稱天上的神為父,只是站在一個受造的人的角度上稱呼的,只因為神的靈穿上了一個普通正常的人,有了一個受造之物的外殼,儘管他的裡面是神的靈,但他的外表仍是一個正常的人,也就是成了所有人所說的,包括耶穌自己說的『人子』。」最後那位弟兄又談了好多真理,使我真正認識到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展開了小書卷,他是不會知道這麼多真理的。於是我們去聽的十二位弟兄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回家後,我看完了弟兄送給我的神話語書,心裡更是踏實透亮,終於信上了真神。
我接受真道的第七天,原派別的上層帶領來找我「算帳」,他說:「不讓你聽,你為啥聽?為什麼不跟我說一聲?」我就問他:「你給我找一找,哪章哪節不讓接待?聖經上明明寫著:『你們要樂意接待遠方的人,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你差一點讓我耽誤大事,如果按你的來,把弟兄姊妹都領到地獄裡去了。我這幾天都感到不是個滋味,我連家裡的那條狗都不如,狗都不咬傳福音的人,我還打他們。你毀謗人家說的那些話,根本就沒有的事,這全是你捆綁人的手段,你才是說謊言的人呢!下面那些被你捆綁的弟兄姊妹以後會找你算帳的!」
我接受真道後,越來越感受到,只有全能神才真正能夠主宰一切,神使我得著了真正的人生,神把他的心意和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向人顯明,都是為了讓人脫離苦海,能過上更美好的生活;神把他的實質與人的本性都說得清清楚楚,闡明了什麼是真假基督、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凡是人所不明白的真理,全能神都向人說透了,但跟與不跟都由自己決定,不像謠言中說的,沾上就跑不掉了,若想出來就剜你的眼睛、割你的鼻子、打斷你的腿。我接受之後,不管神怎麼作,或審判,或熬煉我都不願離開,因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他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潔淨人,我還往哪裡跑呢?除全能神之外別無拯救。
接受一個月以後,有一次聚會,到我家傳福音挨我打的那位弟兄也參加了,一看到他我很難為情,那位弟兄卻走到我跟前風趣地說:「弟兄,你只要能接受真道,這邊臉你再打一下也值得呀!」「你別說了,我不是人,我抵擋神真是瞎眼無知,弟兄,你打我吧!讓我也嘗嘗這個滋味。若沒有聖靈的作工,你們是不會這麼有勁的,若不是神的愛,你們是不會有這麼大愛心忍耐的。」那位弟兄說:「全人類都是抵擋神的,因為神作工是常新不舊的,而人又都守舊,這樣神的工作每行一步都相當的艱難,不過神的愛是長闊高深的,只要人能回心轉意,神就將咱以往的罪都一筆勾銷。」我聽了這話心裡特別難受,越想越覺得虧欠神太多。弟兄又說:「基督就是我們的榜樣,神忍受的痛苦太多了,為拯救我們這班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至高的神降卑為一個渺小的人作工在我們中間,他受的屈辱太大了,我們比起基督所受的苦又算什麼呢?」我虧欠的淚水止不住地流,這時,弟兄姊妹唱起了96首神話詩歌:「神在地的工作是多麼艱辛!作工的腳步是多麼艱難,為人的軟弱、為人的不足、為人的幼小、為人的無知、為人的所有都無不作周密計劃呀,無不考慮周到,無不考慮周到。話語雖是語重心長啊,但誰願接受?傷透了神的心噢傷透了神的心。為人日夜操勞,為人生命著急,又擔諒著人的軟弱,作每步工、說每句話都經過多少周折經過多少周折,總是進退進退兩難哪,日思夜想,誰曾知道?誰曾知道?向誰傾訴?誰能理解呀?總是恨惡人的罪,恨人沒骨氣,又總為人的脆弱操心。總為人前面的道路而著想,看著人的言行總是滿了憐憫,心中憂傷,又滿了怒氣,總是看在眼裡看在眼裡疼在心上,無辜的人畢竟已麻木了哇,何必總與他過不去呢?脆弱的人已毫無毅力呀,何必總與其怒氣不減呢噢怒氣不減呢?軟弱無力的人已毫無一點生命力,何必總教訓其悖逆呢?萬般無奈,將滿腹怒氣深深埋在心底,讓人慢慢反省。而苦難深重的人類呀卻一點不領會神的意思,經受『魔王』踐踏卻毫無一點知覺呀,總是與神敵對。話說了有多少,噢誰曾認真對待?誰曾認真對待?」神啊!聽了你的肺腑之言,我蒙羞慚愧,真不配活在你面前,感謝你對我的拯救之恩,你對我的愛實在太大了,我只有在這最後的時刻裡,盡上我的微薄之力來彌補以往對你的虧欠,不管攔阻有多大,我願意獻上我的全人來配合你的工作,把神的末世救恩傳給真心盼主歸的弟兄姊妹以此來還報你愛。
最後,我真誠地奉勸每位還沒有來到全能神面前的弟兄姊妹,快快警醒吧!別再辜負全能神的良苦用心,等到神的烈怒臨到時就晚了。耶穌說:「虛心的人有福了,清心的人有福了,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弟兄姊妹們,快快敞開你們的心門,接受全能神的拯救吧!別像我以前那樣,把弟兄姊妹攆出家門,還打人,又放狗咬,差點錯過蒙拯救的機會。神心急如火,等待著每一個真心信他的人悔過自新,但寬容的日子必是有限的,正如神說:「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
河南省周口市 李明廣
推薦更多: